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[雪山情迷] [作者:不详] [全]
[雪山情迷] [作者:不详] [全]

  (一)亵渎

      两匹快马急奔,卷起阵阵沙尘,马上一男一女,尽皆英气勃勃,劲装佩剑。

  那女子约摸二十七、八,瓜子脸,柳叶眉,肤色白腻,相貌极美;那男的大概十七、八岁,浓眉大眼,虎臂熊腰,看来粗壮异常。俩人一路奔驰,未尝稍歇,及至转过一个弯道,方才突然勒马急停。只见前方大河阻道,波涛汹涌,既无渡口亦无舟船,竟是一处荒凉无人的险滩。

  「师弟,此处既无渡口,又不见渡船,咱们是否走错了?」「不会吧!一路上都有本门的暗记,应该没错啊!」原来这美貌女子名叫程立雪,系雪山派弟子,同行的年轻男子名叫张豪,是她师弟,俩人此行系奉师命,前往川北接应其大师兄严万钧,共同铲除横行当地的骷髅帮。俩人望着波涛汹涌的河水,一时踌躇,不知究竟是该涉水强渡,还是应另觅道路绕行。此时突然传来一阵呵呵大笑,河岸草丛中竟钻出个瘦高汉子,这汉子年约三十五、六,满脸胡须,目光如电,浑身散发出一股逼人的骠悍气势。

  「呵呵~~师妹……嗯……现在是师嫂啦……咱们可好久不见了……」「……二师兄!你怎幺在这?……大师兄呢?……」程立雪一见来人,心头不禁一惊,原来此人名叫罗天罡,十多年前曾与其同门习艺。当时雪山派掌门白傲天有三名亲传弟子,号称双龙一凤;严万钧、罗天罡是双龙,程立雪便是那一凤。程立雪天真活泼,娇柔美艳,两位师兄竟同时爱上了她。其后严万钧赢得芳心,罗天罡心有不甘,竟于俩人成婚当日,施计灌醉严万钧,并李代桃疆混入洞房,意图奸淫程立雪。幸好程立雪及时发现,方保全清白之身。此事引发轩然大波,罗天罡亦因而被逐出雪山门墙……「哼!还真是鹣鲽情深啊!你就担心大师兄!我这个多年不见的二师兄,你就从来不放在心上!……哼……」程立雪思及往事,脸颊不禁飞红,她眉头一皱,怒道:「二师兄,小妹与大师兄已成婚多年,你风言风语又有何用?当初要不是……你……行为不端……师父也不会将你逐出门墙……」。她既羞且怒,俏丽的面庞一阵红一阵白,反而更显出无比的娇媚;罗天罡一见,不禁心痒难耐。

  「哼!我罗天罡不靠雪山派,还不是照样在江湖中闯出一片天……呵呵~~师妹,你可是越来越标致啦!大师兄还真是艳福不浅啊!哈哈……」张豪入门虽晚,但从师兄弟口中,也略微知晓二师兄当年被逐出门墙的缘由。

  他生性嫉恶如仇,又对程立雪敬爱有加,如今见这被逐出师门的二师兄,竟对师姐口出轻薄,不禁怒上心头。他沉声道:「二师兄,你为长不尊,莫怪师父将你逐出门墙……」。他话还没说完,罗天罡一声怒吼,已将他话头打断。

  「住口!你是什幺东西?你进门才几年?你懂个屁啊!……哼!别以为你是师父的关门弟子,你那两下子,还差得远呢!」血气方刚的张豪,本就瞧不起这声名狼藉的二师兄,如今被他疾言厉色的一番辱骂,不禁火冒三丈。他手握剑柄,上前一步,亢声道:「师父既将你逐出门墙,你就不配当我的二师兄!你行为不端,言语下流,我入门虽晚,也要代师父端正门风!你说我这两下子不行,今天我就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!」。

  罗天罡仰着头两眼朝天,瞧也不瞧他一眼,冷笑道:「师妹!这种浑小子你也带在身边?嘿嘿~~雪山派还真是越混越回头了!」。

  程立雪此时心中七上八下,她暗揣:「二师兄武功虽胜我一筹,若是撕破脸动起手来,自己和小师弟联手,当不至于落败……只是他沿途伪造本门暗记,显然早有预谋,……就怕生性狡诈的他……另有什幺恶毒的布置……」。她年岁已长,思虑周详,当下强忍怒气,将张豪拉至身后,委婉的说道:「小妹奉师命与大师兄会合,惩奸除恶。二师兄如无他事,咱们就后会有期吧!」。说罢不待罗天罡回答,拽着张豪转身就走。

  罗天罡对程立雪由爱生恨,过去的一腔爱意,早已转化为必欲得之而后快的熊熊欲火。他见程立雪虽不复当年的天真漫烂,但眉梢眼角却尽是成熟风情,原本苗条轻盈的身段,也转变为玲珑凸翘,丰腴圆润。他越看心中越是不舍,陡然一纵身,便拦在程立雪身前。

  「师妹!你别忙着走,嘿嘿……咱们先好好叙叙旧情,你再走不迟……」程立雪情知今日难以善了,当下轻捏张豪手臂,迅即拔剑在手。张豪与师姐朝夕相处,默契良好,一旋身长剑出鞘,已与程立雪摆出合击之势。罗天罡见状,呵呵一笑道:「师妹,咱们可好久没比划了……至于这小子嘛……哼!……我还懒得和他动手呢!」。他话声方落,举掌一拍,草丛中瞬间已跃出四名劲装大汉。

  程立雪再不迟疑,手中长剑一挥,一式「雪花片片」,已将罗天罡裹在剑影之中。罗天罡对雪山剑法了如指掌,他身影闪动,运掌成风,按、抓、缠、捺、点,以攻对攻,程立雪虽是长剑在手,却丝毫占不了便宜。于此同时,张豪一式「六月飞霜」正急刺罗天罡后心,但四名大汉却挥刀直砍,攻其必救,张豪无奈,只得抽身变招,转身迎敌。

  程立雪、张豪原本打算联手对敌,但一动上手,却硬被拆散开来,俩人各自为战,自顾不暇,根本再无余力相互照应。张豪年纪虽轻,但却是雪山派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,他指东打西,剑影翻飞,虽然以一敌四,但一套雪花神剑却使得花团锦簇,毫无破绽。四名大汉虽以奇门刀阵将其困住,但一时半刻却也奈何不了他。酣战多时,张豪已大致窥知阵法变化,他正准备施展绝招破阵突围,却听一声呼啸,四人突然齐齐后跃窜入草丛,转眼间已是踪影全无。

  他一愣之下,游目四顾,赫然发现师姐程立雪也已不知去向。年轻识浅的他骤逢巨变,急得几乎哭了出来,他心想:「这下可怎幺办?师姐要是落入罗天罡之手,我怎幺对得起大师兄……万一师姐被罗天罡…………」。他越想越害怕,忙不迭地便奔往草丛,胡乱搜寻了起来。

  却说罗天罡一面与程立雪游斗,一面细细端详这多年不见的师妹。只见她面容娇美如昔,酥胸高高耸起,伸臂踢腿香风阵阵,进招拆招无限风情;端的是比玉环窈窕,较飞燕丰腴,真是胖瘦相宜绝色女,销魂妩媚一美人。他缓缓移动脚步,将程立雪引往预先布置的陷阱,程立雪见他神情怪异,又老盯着自己晃动的胸部,不禁愈发生气。

  她一式「梅雪争春」,闪电般的刺向罗天罡心窝,罗天罡闪避稍慢,一个踉跄,身体便向后跌去。程立雪见机不可失,抢上一步便挺剑疾刺,谁知此时脚下突然一软,整个人已向前倾倒。她情知上当,慌忙顺势急刺,想要拼个两败俱伤。

  但罗天罡久走江湖,又岂是易与之辈?他轻轻跃起,双脚连环,瞬间已踢落长剑,制住程立雪穴道。

  密室中,红烛高烧,灯火通明,袅袅檀香缭绕;特制的牙床上,躺着昏睡的程立雪。她身着凤冠霞佩,脸上蒙着盖头,一副新嫁娘的模样;但手脚却被软索紧紧套住,身体呈大字形展开。一会她悠悠醒转,猛然发现身上衣着已变,不禁大吃一惊。但女性的直觉却清楚显示,她虽然换了衣服,但却并未失身。她试一运气,只觉血行畅旺,并无中毒受伤迹象,只是套住手脚的软索坚韧异常,虽然功力未失,却也无法挪动分毫。

  她心中隐然若有所悟,不禁尖声叫道:「二师兄!你到底搞什幺鬼?」。罗天罡阴沉的嗓音,突然从身旁传来:「师妹,你别紧张,我只不过想重温旧梦罢了……想当年我冒充大师兄和你洞房,你对我可真好啊……我和你肌肤相亲,险些拔得头筹……但在紧要关头,你却突然翻脸。师妹!到现在我还纳闷,你当时怎幺会发现我是假冒的呢?」。程立雪闻言闷不吭声,但却猛烈挣扎起来,她浑身乱扭,手脚齐挣,但除了将盖头抖落,头发抖散外,软索却丝毫无损。

  她面现惊恐,双眼圆睁,狠狠瞪着罗天罡道:「你真是卑鄙下流……你到底要对我怎幺样……」。


[ 此帖被hu34520在2015-04-17 18:36重新编辑 ]